BT电影网 欧美电影 《鲸骑士》迅雷下载_2002新西兰电影剧情片

《鲸骑士》迅雷下载_2002新西兰电影剧情片

  导演: 妮琪·卡罗   编剧: 妮琪·卡罗,威提·依希马埃拉   主演: 凯莎·卡斯特-休伊斯,拉维里·帕…

  导演: 妮琪·卡罗
  编剧: 妮琪·卡罗,威提·依希马埃拉
  主演: 凯莎·卡斯特-休伊斯,拉维里·帕拉特恩,薇姬·浩顿,克利夫·柯蒂斯,格兰特·罗阿
  类型: 剧情,家庭
  制片国家/地区: 新西兰,德国
  语言: 英语,毛利语
  上映日期: 2002-09-09(多伦多电影节),2003-01-30(新西兰)
  片长: 101 分钟
  又名: 鲸鱼骑士,驭鲸少女,Te kaieke tohora
  ㄧ、楔子
  守着鲸鱼传说的科罗,以及骑在鲸鱼上的派凯亚,编织了毛利人伟大的生命承传。传统,总在每ㄧ个当代面临挑战;每ㄧ个当代传统的挑战者和守护者,总为后代缔造出最佳的新传统。缔造的历程,总在尊重与接受之间,总在相信与原谅之际,迸发出人性最美的奇景。老酋长并没有犯错,他做每ㄧ件对的事,却一步步把自己逼入绝境。小女孩一直在犯错,她做每一件不对的事,然后也一步步把自己逼入绝境。但是,二个人都从绝境重生,因为有人把对的事给做错了,因为有人把错的事给做对了。因为尊重与接受,因为相信与原谅,两个人救援了自己和对方,也连手创造了毛利人的新传统。
  二、传承
  科罗是承传毛利人传统的守护者,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战,也一而再再而三的挫败。挑战传统的是他的孩子和孙子,挫败的是身为父亲、身为爷爷的他,以及身为酋长的他。他的二个儿子都成了祭品,孙女也成了祭品,鲸鱼成了祭品,科罗自己也变成了祭品,他差一点就在祭典中死亡。
  科罗的长子波鲁朗伊不愿意当酋长,生的儿子和老婆一起难产而死,只留下一个孪生的女儿。波鲁朗伊不顾父亲的反对,把女儿取名为派凯亚—传说中的鲸骑士派凯亚,毛利人的领导者派凯亚。然后,波鲁朗伊远走他乡。科罗的历代祖先都是酋长,但是科罗的长子离开故乡,科罗的长孙死亡,身边的次子孙女都没资格当酋长。产房的吟诵声中,科罗面对二张空了的婴儿床,到底如何向祖灵解说这段空白呢?
  老酋长抚养女婴,等着长子回来。长子回来了,热情的迎接,圣堂中的拥抱,女教师的相亲…,老爸爸焦急的心,换来的却是「等我要走的时候才告诉你」、「你根本不了解我」。波鲁朗伊斩钉截铁的告诉他,已在德国结婚,老婆已怀孕,他不打算回来。老酋长激动、失望,心肝碎裂的厉声怒骂。月光下,「他对我非常严厉,因为我不能如他所愿」,小派回答「我也如此」。父女的对话,镌刻成酋长一生的伤痛。当小派决定和爸爸到德国时,离开的催促声中,依着小孙女「再一圈」的要求,科罗骑单车载着她在院子草地上打转。科罗的心,终于像粉屑一样洒入海洋。隔着窗,观看远去的长子和孙女,「看个够吧!」身边又传来老婆的嘲讽,老酋长的心……。
  科罗心中的伤痛无人能解,他无法面对祖灵,因为历代祖先都是酋长,他的下一代却不是酋长,他的族谱从此中断。哀恸的他,下了最悲惨的决定:开办神圣学校,要求各家把长子送来,训练古老的仪式和技能,挑选通过考验者成为新酋长。听到鲸声又踅回的小派,不知道自己造成了多大的伤害,只看到冷漠的祖父,只知道「不公平」,只看到更加严厉的科罗。却不知道:老酋长用最凄凉的声音,教别人家长子吟诵古老的祷文;用最悲痛的怒吼,教别人家长子瞠目、吐舌、抓胸、挥刺长矛。
  科罗承担所有的错,因为他承担所有的责任。当海米的长矛被小派打到地上,当每一个长子空手而返,当所有的长子也都当不了酋长;随身的鲸齿在沉重的潮汐声中,继续沉向深海。科罗无助的哀求祖灵、呼唤祖灵,圣堂屋顶上的鲸鱼骑士,却在暗夜中怒目而视。老酋长不再说话,长卧不起,不声,不动,不思,不睡,不食,不语……。看着搁浅的鲸群和大鲸,看着和他一样奄奄一息的祖灵,祖先传承的神圣知识泡在海水中濒死。跪在海中吟诵祷文的科罗,是求生、求助还是求死呢?
  三、对错
  酋长一直负责的,做每ㄧ件应该做的、对的事,相对于神圣的传统而言。酋长也一直做错每ㄧ件事,相对于亲情与现实的条件而言。当他坚守传统:长子才能当酋长,而不是传承酋长所带领的毛利人传统之时,他就走入死亡的幽谷而无法救赎。
  波鲁朗伊是长子,可是他是一个雕刻艺术家,纤细敏感而脆弱的人格特质,让他无法承受严厉的要求(当一个酋长),让他选择逃避来处理死亡的伤恸,让他避居海外10余年,让他毫无责任感的带走小派。他从来不知道,把女婴命名为派凯亚,对父亲是多么的残忍。他从来不知道,他逃家10余年,对身为酋长的父亲,是多么的残暴。他从来不知道,他和他的德国新娘和他的孩子,不回来接任新酋长,对守护毛利人传统的父亲,是多么严重的控诉。他从来不知道,把小派带回德国住(一阵子),对于每天守护孙女的祖父,是多么严重的伤害。他从来就不知道,在父亲面前大声吼叫「你根本不了解我」,对于生他、养他、育他的父亲而言,是多么荒谬的一件事。因为,几十年来,身为长子的他,可曾了解父亲的心意?抛弃长子责任的他,可曾知晓父亲承担的苦痛和责任?
  拉维里是次子,不管他有多好,都没有机会继承酋长。他终日喝酒、无所是事、体胖痴肥,身为次子的他只能选择如此,因为他的酋长父亲—只要长子。可是,他不但是长矛高手,他的身边永远有一群人,他是天生的领袖人才。沙滩护鲸的过程中,他带领、分配、指导、安慰、鼓励…族人的言行举止,正是一个酋长的气质和风范。
  派凯亚只是孙女,不是长子,更不是男人,所以绝对不能当酋长。可是小派从小就像个男孩,坚毅果断绝不退缩,机智、勇敢、认真、顽强绝不气馁。小派学习传统的神圣知识和技能,比谁都热诚,成绩更是好的不得了。小派遭受性别歧视的不平等待遇,她不但没正面和酋长冲突,还愿意向酋长道歉。她不冲突,也不逃避,更不因而怨天尤人,或怨酋长或怨自己。她反而更努力学习,偷偷地学习,而且学的更好。她懂得尊重酋长懂得接受传统,她更懂得相信酋长原谅传统。她说「不是科罗的错,我是女孩不是科罗的错」,她在演讲比赛中,更骄傲的说「我历任祖先都是酋长……」,她努力去寻找传统的新方向。女孩派凯亚,真的是一位酋长,一位新时代的毛利人领袖。
  从波鲁朗伊、拉维里到派凯亚,他们都是科罗的亲人,可是他看不到他们个别的特质,只用长子的框架来筛选对待的方式。科罗有情,有深深的亲情,可是却固执于神圣的传统,而执意牺牲亲情。所以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对的,对在:神圣的传统。可是他把每一步都踩错了,错在罔顾孩子的特质,错在罔顾深挚的亲情,错在不知通权达变的固执。
  固执的科罗,正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。他会改变吗?波鲁朗伊、派维里、派凯亚三个孩子,接连着趴倒跟前,他还是不为所动。这世上只有一个人了解他,虽然身为老婆的她帮不了他,却知道要等待适当的时机出手,才有可能帮助他。所以,她一旁看着他受苦,而及时提供必要的生活照顾。美妙之处在于,她总是在适当时机介入,例如:抱走女婴,等小派回来带队吟诵…,而不会贸然介入而发生正面冲突。不管他多么固执的去做了什么?她总是看着、等着、候者、陪着,给他日常生活作息的照顾。不管他倒了,崩溃了,不管病得有多严重,她都还是陪着,护着,等他起来。
  她看他一步步陷入困境,却又收起小派拾回的鲸齿,因为「不,他还没准备好!」真是睿智呵!不出手比出手更难呀!什么时候出手呢?当酋长拉不动大鲸而彻底崩溃时,骑着鲸背出海的小派,随着鲸群沈入海中。海岸上,男孩开始吟诵祷文,族人开始惊慌而担忧小派之时。小派的祖母把鲸齿交给了酋长「谁捡到的?」「你明知故问」。这时候,酋长的心,才提在眼前,随着族人焦急地担心—入海的鲸骑士。他把鲸齿挂在昏迷不醒的派凯亚身上,守在床边等她醒来!酋长终于知道「不该怪谁!」「不需要怪谁!」。终于知道「该怪谁?」根本就是妄念,因为他不能接受「现在」的好。因为他用过去的好,否定了现在的好,否定了三个孩子和亲情。
  四、派凯亚
  小派的出生就是一场错误,该是男婴活下来当酋长的。小派的命名也是一个错误,骑在鲸背的领导者,派凯亚应该是男性。小派留在祖父母家隔代教养就是一种错误,女婴该跟着父亲一起生活。小派从小就不该缠着祖父,错误在于令祖父日日牵挂未归的长子。小派不该半夜跑到独木舟上哭泣,不该和父亲离开,不该离开了又跑了回来,不该不服从命令坐到后排,不该偷学兵器武术,不该打掉海米的长矛。小派不该介入神圣学校,不该下海捡起鲸牙,不该召唤祖灵,不该让牠们濒临死亡。小派不该爬上鲸背,不该带领鲸群出海,更不该死里逃生又活着回来。
  小派出生以来的每一件事,都违背了神圣的传统。但是小派把每一件错的事,都做对了!用深情,用相信,用原谅,用尊重,用接受,用勇气,用毅力……,小派做对每件事,小派让每一件事,慢慢变成对的事。酋长习惯于用强制的方式,来帮助别人。科罗用曳引机集合众力,用缆绳强拉鲸尾要帮牠转向。然后习惯性的失败,再习惯性的萎糜与伤悲。小派总在别人或自己失败后,再用另一种方式来努力。她行「古礼」顶额触鼻,然后爬上鲸背,宛如圣堂屋顶上的鲸鱼骑士。派凯亚说「快走啊!」大鲸闻声摆动尾鳍,拍岸入海。「我的派凯亚呢?」祖母大声疾呼「我的派凯亚呢?」族人才看到骑着大鲸,领导鲸群出海的「派凯亚」。「我不怕死」大鲸潜入水中时,鲸鱼骑士派凯亚如是说。
  小派赴德国的路上,听到祖灵的呼唤,知道她不能走。小派呼唤祖灵,牠们来了。「但是这样子不对,牠们奄奄一息!」小派知道错了,「牠想求死,活着也没意义了」,小派听得到酋长和祖灵的悲凉。「该怪谁?」小派用行动证明不需要怪谁。小派潜入安静而墨绿的深海,找回酋长的鲸齿,带着复活的祖灵入海重生,证明她是祖灵拔选的「派凯亚」。
  五、鲸齿
  酋长因为只能尊重与接受传统,却不能尊重自己的孩子,接受现实的状况;所以把每一件对的事,都做错了。小派因为相信与原谅酋长和传统,所以把每一件错的事,都做对了。酋长是在传承神圣的道统,可是每一步都踩在自己和儿孙的脸上。不能权变的结果,就是挫败,挫败致死。小派的每一步都踩在酋长和传统的痛处,但是她努力成为解决困境的答案,愈多走一步就愈证明她就是派凯亚。她说:我就是派凯亚,我已骑鲸而来,不用怪谁,大家都很好!不管派凯亚是不是长子,毛利人神圣的祖灵仍将继续传承。独木舟下水的庆典上,鲸齿就挂在我胸前—我是新酋长。
  新的时代,每个人、每件事、每个传统,都将面临改变。改变的契机是什么呢?有智能的人会乘风疾行,没有智能的人会避风不行;努力的人会逆风而行,不努力的人会随风拖行。大智能的人会呼风唤雨,携伴同行。中智能的人会伸出双手,拉拔友伴顺风而行。小智能的人会走入风中,随风飞舞而去。您是哪一种人呢?祖父、祖母、父亲、叔叔以及小派,他们各是怎样的人呢?

  坚持要把女婴送走的老酋长,为什么会变成疼爱孙女的老祖父呢?疼爱孙女的老祖父,又为什么变成更加严厉的老酋长呢?不愿责怪别人,只知责怪自己的老酋长,为什么会从瞠目吐舌大吼的毛利勇士,变成一个忧郁悲伤卧床不语的老人呢?一个用尽各种方法责备自己的老人,经历了什么契机,才会开始呼喊「该怪谁?」而走出自责呢?一个问天、问地、问遍祖灵,仍不知道「该怪谁?」的老酋长,如何体悟「不用怪谁」,如何了解—她,就是派凯亚,就是新的酋长呢?

下载地址:《鲸骑士》迅雷bt磁力链接

作者: bt25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