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T电影网 日韩电影 《恶人》迅雷下载_2010日本电影犯罪片

《恶人》迅雷下载_2010日本电影犯罪片

导演: 李相日 编剧: 吉田修一,李相日 主演: 妻夫木聪,深津绘里,满岛光,冈田将生,柄本明,树木希林,盐见…

恶人图片

导演: 李相日
编剧: 吉田修一,李相日
主演: 妻夫木聪,深津绘里,满岛光,冈田将生,柄本明,树木希林,盐见三省,池内万作,光石研,余贵美子,井川比佐志,松尾铃木,宫崎美子,永山绚斗
类型: 剧情,爱情,犯罪
制片国家/地区: 日本
语言: 日语
上映日期: 2010-09-11(日本)
片长: 139分钟
又名: Akunin,Villain

《恶人》片头,那个被害女孩的父亲,去女儿工作的公司等女儿。第一个镜头,他独自坐在公司的前台位置,样子是傲慢的,紧闭着嘴角,头昂着,眼神中透着质疑与不屑,显然他对这个环境有些许的抗拒,要注意,这个父亲是一个乡下的剔头师傅,当他来到相对大城市里的大公司,他并没有显示出卑微与胆怯,可以想像一下,如果把这个镜头置换到中国,一个农村的父亲来到大城市里的写字楼,他会是这种表情吗?我想多半不会。这是中国与日本的差异之一,先不评判这种差异的性质吧!
接着,正当父亲一个人坐着对周围的环境表现质疑时,有一个声音叫他,他赶紧应声站起来低头鞠躬,脸上的表情像川剧里的变脸一样迅速转换,立即更换成一副谦卑有礼的样子了。这是我们所能看到的典型化的日本人神情,对他人的一种礼貌态度,几乎呈式化得像集体无意识般的本能反应,低头鞠躬、诚挚的回应、体面规矩、富有修养。
这一个关于父亲的镜头,非常平常,但是一下子让人看出这是日本人,是与中国人如此之不同的日本人。不排除两个国家有各种各样的父亲,但是出现在电影里的,往往是典型镜头,所谓典型,就是让人一看就非常自然、寻常,与生活中大多数的情形一致。可以想像一下,如果一部中国的电影,拍摄一位乡下父亲进城的典型镜头,会如何处理:来自农村的父亲来到大城市女儿工作的现代化写字楼里,首先他会感到些许不适(如果且不必说是胆怯或自卑的话),然后,他可能会显得有些手足无措,而而多少显得些笨拙局促和不自然。可是片中日本的父亲呈现出来的反应是完全不同的。
日本人有一种 “礼”,“礼”这个东西说穿了,是用来协调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差异与矛盾的,内在的“礼”是道德,外化的“礼”就是与道德相匹配的一整套行为举止,但很奇怪的是,“礼”本来在中国源远流长甚至一度发展为迂缚的繁文缛节,但是现在却是空前的贫乏,且不说中国人的问题。回到电影中的日本,那位作为父亲的男人虽然有“礼”,但在他内心却并不谦卑,而多少是骄傲的(如果不说傲慢的话)。他的谦恭只是一种礼节层面的修身,在日本,这种修养是为人处世的基本层面,并不代表他们内心的谦恭。
“谦恭”这个褒义词的含义意味着、谦虚、退让与服从,但如果将的意义往不那么好的一面延伸,在其一边可以得到的是卑微、胆怯、心虚、懦弱。可以发现,日本人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己成为这样的人,这是他们的底线,又像是绝对不能被攻击和威胁的命门,可是正是这样的日本人,将“谦恭”作为重要的行为规范。说得简单粗暴一点,日本人用最谦卑的方式表现自己,可是内心里最容不得是自己被人看不起。而中国人呢,常常表现得自信满满,但是内心却很容易看不起自己。
从这个角度再来看这次日本人地震,关于日本人如何在地震中保持良好的修好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和认同,我倒想说几分不合时宜的话,我觉得日本人可能有两种状况,一种是坚强,一种是崩溃,如果还没有崩溃,他们必然是坚强的,在逆境中的坚强可能是一种美德,可是当这种坚强变成强硬的傲慢、无礼,以至于持强凌弱,即是可恶的,但是我们应该看到,日本人的坚强不可能只有正面,必须有负面。
中国人呢,向来喜欢同情弱者,这一点又与日本人拧巴上了,日本人自己可以同情弱者,但是绝不喜欢被当作弱者来被别人同情,如果他们被当作弱者,有可能,这个弱者是最劣根性的弱者,就是不会感恩的弱者,反而他们会恩将仇报,这种作法令人心寒,但要注意到,它并不是憎恨同情他的人,而是他无法自处于一个被人同情的弱者境地。
中国高尚的品德是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”,但日本人不是的,日本人也有报恩的心理,但是这必须要建立在臣服的心理上,比如他们的武士道,武士一旦与领主建立了臣服关系,那么他的忠诚就是无条件的彻底的,但是如果没有任何固定的关系,只是平等的双方,一方对另一方这种恩惠对他们而言就是不知道如何安置的一桩债务。中国人都知道“人情债”这东西,中国人的人情关系往往你来我往,连绵不绝,虽然可能说中国人比较有人情味,但是不好的一面的是,当真情与假意很多时候混成一团往往产生虚伪,有时甚至发展成一团稀泥,纠缠不休让人不得脱身的,又因为这种人情关系,使秩序与规范变成不可能,这即是柏杨先生所说的中国式的“酱缸文化”吧!而日本人这一点恐怕同中国人完全不同,日本人需要非常清晰的界定施恩与受恩的关系,而且这并不是一种轻易的事情,而是非常严肃的关系到个人尊严的事情。
所以,我觉得日本与中国真是奇怪的关系,它就像两个性格完全相同的人,行为方式所延伸出来的心理反应模式是完全相反的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很难用善与恶这评判。
再看《恶人》里面,同样是表面上亲切和善的医生,可是当婆婆上门时,却露出了凶恶的一面。婆婆不是“美女秘书”,他用“美言”讨婆婆欢心,只是为了取悦来听他课的其它婆婆,但是当婆婆走近这位医生的“真实世界”时,他绝不对婆婆心慈手软。如果换一个角度看,说好听的话给需要的人听,这即是我们所说的“奴性”,而日本人绝对不忍受这种奴性,在“奴性”面前,他们宁愿当坏人。当然这与剧中的情节并不相符,只是一种联想。
公车司机是正直的好心人,他安慰婆婆的话是“这不是你的错,你要振作!”对,既使是对婆婆这把年纪的老太婆,那人也要她“振作”!换作中国人,大概会说“您要想开些!”吧!“振作”依然是强者所需要的东西,在日本,一个人若失去了振作,即是失去自己的本分所赋与她可能去拥有的强者心态,即失去自己作为人的自尊心,那他就完了。
那位父亲去找“富二代”时说,“有些人不再在乎任何事情,以为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了,就比别人强大,这样的人是活不下去的啊!”依然强调“强者”!
那位被害死的女孩被“富二代”踢下车后,好心男孩提出要送她回家,她却恶言相向,何等不讲理,可是她亦是要避免成为被人怜悯的“非强者”吧!

下载地址:《恶人》迅雷bt磁力链接

作者: bt25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